黃昏

文章來源:  發布時間:2019-03-27  作者:

  (作者:沙莎)

  我与外婆的缘分始于某个黃昏,那时我出生,她是第一个与我见面之人。有人说,黃昏是标志性的落幕,最让人伤悲,我却最钟情那霞满西天的艳彩,钟情她的柔和诗意,钟情她的内敛端庄,外婆则是那夕阳,温暖舒适。

  每天清晨,大人們忙碌著去地野田間“討教生活”,外婆則因爲身體不好,做不得重活,總被安排在家裏照看滿堂孫兒,喂養雞豬鵝鴨,打理甜菜香瓜,清掃房前屋後。也只有在夕陽西下時,家禽們都被安頓好了,在耳邊吵鬧了一整天的弟弟妹妹也終于和小夥伴們“跑遠了”,她才總算能有會兒閑工夫。我默契的跟在她身後,照著她的樣子在門檻上蹲坐下來,拿個小棍低頭在地上寫寫畫畫,外婆則遠視山頭看著落日余晖,時不時我們相視一笑,雖然她並不能理解我在亂畫些什麽,我也不見得能讀懂她深邃的眼眸裏含著怎樣的過往。但,能與外婆並肩坐在門檻上看日落大概是我能想到的最浪漫的事。

  通往外婆家的路是一條由青石板鋪就的小巷子,兩邊的圍牆院落一家連著一家,巷子曲線優美,像一位婀娜的古意女子,散發著幽幽清香,尤其在斜陽的照射下更是顯得韻味十足,古樸親切。巷口有一家小賣部和一間醫務室相對而立,一邊充斥著孩童的歡笑,一邊回蕩著老人的呻吟。總在不經意間看見外婆從醫務室的方向走出來,步履蹒跚;弟妹們則每天都要在小賣部與家之間往返跑個百十回,尤其表妹,從小就是個愛哭鬼,所以外公總依慣著她,有好吃的好玩的從來先給她甚至只給她。他總說:“妹妹不懂事,多給她點。”話說愛哭的孩子有糖吃,我倒還蠻羨慕她任性撒嬌的“本事”,卻總以爲自己是個大孩子,那不應該是我的追求。外婆像是看穿了我的心思。

  于是,外婆就有了一個神秘的衣兜,看起來小小的,容量卻很大,她總能用那只百經滄桑而起皺的手從衣兜裏掏出一堆小零食給我們,弟弟總以爲那是外婆“變出來”的,其實,我們都沒發現外婆身子變得越來越瘦小,所以塞滿零食的衣兜從來撐不起她的腰圍。

  “所谓父母子女一场,只不过意味着,你和她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。”外婆与儿孙的缘分亦是如此。自打上学起,我们与外婆的见面就日渐减少,她的爱也就成了一段循环往复的目送,她的挂念也从此成无声无息的守望。后来,在邻居们的口中得知,无数次,她悄悄的趴在窗边看着我学习的背影,远远的站在桥上望着我奔跑的背影,也默默的蹲在河边盯着我戏水的背影。我却不知道,我不在的日子里,黃昏记录下了多少个她落寞的背影。

  ……

  我一直以为外婆是那夕阳,落下了还有再升起的时候,但我不曾知晓,其实太阳的每一次升起都已是与我们无关的新生。时至今日,我始终追忆着与外婆一起赏过落日的黃昏,因为我相信只要不被忘却她就一直幸福的存在。

×

公告

本單位門戶官網尚處在升級階段,部分內容和功能正在建設中,敬請期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