賣香瓜的老頭

文章來源:  發布時間:2019-03-28  作者:

  (作者:市社保局 陳義林)

  

  和往常一樣,中午照例與胡姐下班去吃覓食,外面豔陽高照,也不知道是什麽致使我們在炎炎夏日,頂著烈日去補充能量。不餓,午餐也不誘人。只是一天天重複同樣的事情,好像昨天也是如此心境,如此光景。

  知了不厭其煩的鳴唱,公車跑來跑去,行人依舊不少,爐火一樣的溫度,你都不敢擡頭看下天空。路過工商銀行大樓的時候,那個賣瓜的老爺爺換了個樹蔭的位置,昨天還是前天好像是在屋檐下,一樣的經典“亞洲蹲”,有路人經過,一樣的笑問“要不要買瓜”。

  層層的皺紋因爲他的笑臉更顯深刻,臉盤窄而小,皮包裹著骨頭,顯現著同樣不富足的生活狀況。身形瘦小,但並不顯得孱弱,反而有種野性生長的韌性和幹勁,目光溫和中透著期盼,熱情裏滿是誠意,讓人並不反感。只是,有些感慨生活的不易。

  老頭每天似乎都穿著同樣的白襯衫,不同于少年衣衫白的那種潔淨,是透著反複洗曬後泛黃而褶皺的白,襯著黃黑的皮膚,有種奇怪的和諧感。褲子是普通的藍黑西褲,一樣的灰舊,卷著褲腳,或蹲或席地而坐,不喜不悲,不卑不亢,仿佛他本該如此,本該在這。

  我並沒有因爲老頭在這賣瓜對他同情或者感慨生活,感覺他不需要,我也沒必要。同是社會存在的一份,他在他的生活軌迹守著一片甯靜,我在我的世界徘徊摸索,沒有誰比誰高一籌。反倒是他的那份安然我好想很久沒有這種狀態了。物欲繁雜,年輕人,想得多做得少,抱怨多過改過,奮力奔跑追求,反而懸于半空,不上不下,忘記了生活。

  老頭賣的是香瓜,總體也就一二十個,看得出是自己辛苦種出來的,我有時候在想也許老頭是帶著愛在賣瓜,畢竟這是他的汗水的結晶,總會有種成就感在吧,但轉念又覺得自己實在是無聊。一個以耕種生活爲職的勞者,哪裏去賦予自己那麽多的詩情畫意,就像小時候你在田埂玩的不亦樂乎,單純的開心,也不會有現在滿載感慨和追憶,平白著自己傷春悲秋。

  老頭賣的瓜不似現在超市賣的各個大小居中,圓潤光滑。是那種小時候家裏種的,帶著凹槽龜裂的不均等香瓜,混著類似黃泥顔色的斑點,大的、小的、長的、歪的,你要找出兩個大小形狀類似的還真要花費一番費工夫。但就是他的這一個個歪瓜讓我想起了兒時吃瓜的那種香甜。胡姐說“別看這瓜醜,但是很甜很香的”,我欣然認同。

  香瓜的旁邊還有兩捆類似藜蒿的草,滿滿實實的紮著,每捆有壯漢的三五個拳頭那麽粗,根部整齊的平整歸一,倒像是一菜刀下去切平的,讓我歎服于他對平面深有考究。印象中,老一輩人總是心細非常,對事情有著本能的執著。比如老頭捆的草,每一根要縷的一根根一條條;比如以前大姨父總要把劈好的柴沿著牆根碼成一排排,哪怕是邊角料也不放過;比如小時候見過的農家草垛和桔梗,一定要搭成圓錐的房屋形狀,像是一種藝術。

  老头的草,我称之为草,是因为,有种小时候的似曾相识感。向胡姐讨教得知,这确是一种野菜,俗称“马齿笕”, 以前田头路边随处可见的一种野菜,有很好药性。后来经过百科,发现马齿苋具有清热解毒,止血通淋等功效,“马齿苋全身可入药,具有清热利湿、解毒消肿、消炎、止渴、利尿的作用,种子明目;嫩茎叶可做蔬菜,也是很好的饲料”。

  按道理,依著現代人的講究和養生,這應該是難尋的好東西,但來來往往的行人,從我吃飯來回觀察,似乎並沒有多少成效。但願他能每天滿手而來,空手回去,勞動作爲付出,總是希望他能有所得的。

×

公告

本單位門戶官網尚處在升級階段,部分內容和功能正在建設中,敬請期待!